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这个世界很危险_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肩鬼-

时间:2020-12-17 17: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叶知风小说这个世界很危险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肩鬼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你刚才可有看到什么?”清歌问道。

    叶青摇了摇头,只是静静地盯着那个手印,若有所思。

    “我也什么都没感应到。”清歌墨眉微蹙:“你有什么想法?”

    见清歌拉起衣服,准备遮住肩膀,叶青阻止道:“先别急,你拍一下我的肩膀试试?”

    清歌黛眉毛轻蹙,不明白叶青在卖什么关子,但还是依言拍了拍叶青的肩膀。

    下一刻,在清歌震惊的眼神中,只见在她拍了一下叶青的肩膀后,她肩膀上的那个手印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清歌震惊道。

    叶青脸上则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笑容:“果然是这样,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了。”

    “嗯?”清歌看向叶青,似是在询问。

    “别急,等我再验证一下?”叶青笑道,片刻后,叶青身体一颤,拉开自己的衣服,果然见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个手印。

    那个手印和先前清歌肩膀上的手印一模一样,当然是第一次出现的那个手印,印迹清浅。

    叶青立即伸手拍了一下清歌的肩膀,在两人的注视下,叶青肩膀上的手印慢慢消失不见。

    “呵,果然!”

    叶青咧嘴一笑,拍了一下手掌。

    清歌抬起头,清亮的目光看着叶青,等待他的解释。

    叶青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拍我们肩膀的是一种名为小肩人的诡怪。”

    “小肩人?”清歌眉峰轻蹙:“你是说专以拍人肩膀为乐的小肩人?”

    “但小肩人不是不会伤害人类吗?更不会有这种强大诡异的力量。”

    她所说的小肩人是一种厉级诡怪,形如婴儿,长有双翅,会飞翔,喜从他人背后拍其肩膀,等他人回头后,小肩人就会做鬼脸吓唬对方,若能将对方吓一大跳,小肩人就会高兴地飞走;若没能将对方吓到,小肩人就会向对方丢出一记白眼,气呼呼地飞走。

    总而言之,小肩人就是一种喜欢恶作剧的诡怪,并不会对人造成危害。

    叶青笑着摇了摇头:“我说的小肩人和清歌姑娘你所说的小肩人并不一样,准确点儿说,有关亦无关。”

    清歌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静静地看着叶青,等待他的解释。

    “太不配合了!”叶青撇撇嘴,他本来还等着清歌追问呢,结果对方就这样静静看着他,让他连个显摆的机会都没有。

    不是个合格的捧哏。

    无奈,叶青只能继续道:“普通的小肩人确实只是厉级诡怪,但除了普通的小肩人外,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小肩人。有一种小肩人,生于墓葬坟茔等极阴极寒之地,由于秉持阴寒、怨气而生,这种小肩人的性情也极为古怪,且实力强大,为无常诡怪。”

    “其实这种小肩人被称为小肩鬼更为合适,因为这种诡怪在黑夜时是看不见的,只有白天时才会现行。相传,在夜晚时,唯有窥破阴阳的照瞑法眼才能看到小肩鬼。”

    “小肩鬼同样保留了小肩人恶作剧的脾性,喜欢拍人的肩膀。不同的是,小肩鬼拍人肩膀后,对方要立即找第二个人,拍对方的肩膀,这样小肩鬼就会放弃那人,将目标转向第二人。”

    “否则的话,小肩鬼就会永远缠着那人,拍其的肩膀。”

    叶青看了一眼清歌,见对方仍旧神情淡漠,只能继续道:“当然了,只有三次机会。由于秉持阴戾、怨气而生,小肩鬼怨气沉重,拍人三次后,那人若还是不找第二人的话,小肩鬼会以为对方不愿和他玩这个游戏,就会怨气爆发,趴在那人的肩膀上,压着他,使他无法动弹。”

    “当那人回头去看时,小肩鬼就会幻化成对方心中最恐怖的梦魇,将其活生生吓死。”

    “难怪葛辛会是这种死法。”清歌恍然:“这种诡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是如何知道的?”

    “呵呵,我平时就好读个异闻怪志、神鬼杂记等书,小肩鬼是我在一本名为《拾诡记》的游记上看到的,上面记述了很多稀有怪诞的诡怪和逸闻趣事,小肩鬼就是其中一个故事,名《拍肩记》。”

    叶青笑道:“也多亏清歌姑娘你发现了葛辛肩膀上的手印和你说的话,否则我也不会想到小肩鬼。”

    清歌神情淡漠,道:“照你所言,小肩鬼是无常诡怪,且夜不可见,想要对付他,要么有照瞑法眼,要么等到白天小肩鬼自动离开,或者说……祸水东引?”

    叶青点点头,补充道:“还有,小肩鬼所谓的将人吓死,只是幻化他人心中最恐怖的梦魇,只要心思澄明,无畏无惧,亦可摆脱小肩鬼的纠缠。”

    清歌沉默了一下,看向叶青:“我自谓武道之心坚如磐石,心境稳固,但小肩鬼毕竟是无常诡怪,我不确定能不能抵挡小肩鬼幻化的梦魇。”

    “别看我,我也不确定。”

    叶青耸耸肩,笑道:“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冒险,只要我们两人一直在一起,小肩鬼就不能拿我们怎么样,等遇到合适的机会,再摆脱小肩鬼也不迟。”

    “另外,小肩鬼毕竟是无常诡怪,有它跟着,凭借无常诡怪的气息,或许能免去我们不少麻烦和危险。”

    “好。”清歌想了想,同意了叶青的意见。

    她当然明白叶青所谓的遇到合适的机会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祸水东引。

    不过,她也不是善人,自然不会介意。

    另外,至于叶青和她在一起,会不会另有所图,她并不担心。

    一来,她相信对方不会如此;

    二来,他打不过她,就是这么自信。

    “对了,我叫叶……实在,洛水人氏。”叶青早猜到对方不会拒绝,继而介绍了一下自己。

    当然了,还是假名字。

    倒不是他不相信清歌,毕竟清歌是洪降龙的人,有可能也是靖安司的人,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对方和某个他弄死的江湖人有牵扯,那他不是给自个儿找麻烦吗?

    虽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小心无大错嘛!

    “我知道,假名字嘛!”清歌淡淡道:“我叫清歌,楚清歌。”

    “咳咳……楚姑娘说笑了。”叶青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我们再四处转转吧,既然来了,就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嗯,归葬之地乃魔坟中最大的机缘所在,确不可错过,走吧!”

    楚清歌点点头,伸手拍了一下叶青的肩膀,率先向前走去。

    叶青知道是小肩鬼又拍对方了,并未觉得奇怪,紧跟着楚清歌,向墓园内走去。

    “对了,楚姑娘,先前在墓园外,鹿幽前辈不是给了你一盏纸灯笼吗?怎么不见了!”叶青见楚清歌两手空空,想起了先前鹿幽给楚清歌的那盏白纸灯笼。

    “灭了。”楚清歌简单道:“先前分开后,我路过一座坟墓时,忽然刮了一阵风,风过之后,灯笼就灭了。”

    “看来鹿幽前辈也不怎么靠谱嘛!”叶青撇撇嘴,还以为鹿幽给楚清歌的那盏白纸灯笼真的可以让她在墓园内百无禁忌,横行霸道呢,没想到风一吹就灭了,看来也不行嘛!

    “那是弱风。”听到叶青的话,楚清歌嘴唇微微上挑,露出一抹极浅的笑意。

    “啊,弱风?!”你不早说。

    叶青张了张嘴,半晌无语。

    《山海奇物志》中有言:昆仑之北有水,其力不能胜芥,鸿毛不浮,故名弱水。而弱风,意与弱水同也。

    弱风吹尘则沉落,吹叶则叶掉,吹云则云沉,若吹在血肉人身上,人身血肉溃散、落下,化为一滩烂泥,所以危险无比。

    那盏白纸灯笼居然能抵挡住弱风的吹拂,救了楚清歌一命,简直不得了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向鹿幽爸爸道歉。

    “咳咳,那什么,楚姑娘,我们是在向墓园深处前进吗?”为了避免尴尬,叶青急忙转移话题。

    “嗯。”楚清歌点点头。

    “我们为何要往里面走,外围不是更安全一些吗?”叶青有些疑惑。

    他发现越往墓园里面走,坟墓愈显稀疏,但气息却愈显强大、诡秘,令他有些压抑。

    楚清歌解释道:“归葬之地的坟墓,是以魔山的中心向外扩散。相传魔山是魔祖罗睺的躯体、脏腑、精魄所化,中心之地便是魔祖罗睺的心脏、精魄之所在,留有魔祖的道韵,所以魔道中人多以能葬于魔山中心为荣。并且,据说魔山中心之地魔气滔天,魔念横生,非强者不可入。”

    “因而,越靠近魔山中心的墓葬,里面所葬之人越强,墓葬也相对越来越少。”

    “虽然说能埋在这里之人都是强者,但强者亦分三流九等,魔山中心,葬的才是真真正正的强者。”

    “原来如此。”叶青恍然,继而好奇道:“这么说,楚姑娘是冲着魔山中心去的?”

    楚清歌“嗯”了一声。

    “听楚姑娘你的语气,好像对魔山中心很熟悉,能不能说说那里都葬着哪些强者?”叶青好奇道。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对魔山中心很熟了?”楚清歌淡淡怼了叶青一句,而后慢慢道:“事实上,我也是从我一个前辈口中听说的,他当年进过魔坟,也进过魔山中心。”

    “不过,他在那里什么都没得到,还差一点死在里面,最后使用秘法神通才侥幸活了下来。”

    “嗯,怎么回事?”叶青好奇。

    “据他所言,他进入魔山中心后,只看到了一座墓葬,他在墓碑上面看到了魔祖两个字,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双眼碎裂,七窍流血,而与他同行的数人,直接神魂湮灭,他靠着秘法神通护住残魂,才侥幸逃过一劫。”楚清歌淡淡说道。

    楚清歌虽然说得简单,但叶青却听得一脑门子冷汗,惴惴不安。

    楚清歌口中的那位前辈既然会神通秘法,那就证明对方至少是通玄境,一个通玄境的高手,只因在魔山中心多看了一眼,就差点儿没命了,这是人去的地儿吗?

    “那啥,楚姑娘,我们要不还是在外面转转好了。”没办法,怂了。

    楚清歌嘴角轻挑,露出一个轻轻浅浅的笑容:“怎么,怕了?”

    “有些。”叶青老实道,没办法,怕啊,怂啊!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楚清歌拍了拍叶青的肩膀,也不知是安慰他,还是小肩鬼的缘故,或者兼而有之吧。

    “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更没底了。”叶青腹诽不已。

    “咦,前面有人说话?不对,不是人。”

    “小心些!”

    正惴惴不安时,楚清歌忽然开口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