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江湖旅行_ 第九十一章对手(中)-

时间:2021-01-24 13: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三流作者小说江湖旅行 第九十一章对手(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嗖”!只见一道亮光闪过,戴方惊恐的脸上显现出死灰色。喉咙处凉丝丝的,浑身僵硬在那里,丝毫不敢动弹一下。他敢确定,凭借夺声剑刚刚一下子可以破开天罗地网的锋利,也可以一下子将自己的脖颈割断。

    而另一旁的李三感受到戴方的危险,急忙想要回身去营救。胸膛却是突然被狠狠的戳了一下,再也是不出一丝力气,滩软的坐在地上。

    燕枫也没有去理会李三,只是手中的夺声剑轻轻的抖动着,向前缓缓的推进。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眼神之中也有。可是此时此刻,在戴方的眼中却有一丝残忍的味道。忽然,戴方像是想到了什么,瞳孔收缩几分,身子也不断的颤抖起来。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二人在抓住燕枫的时候,不也一样是这个表情吗?只是现在情况相反了而已,东海魔笛,真的变得这样可怕了吗?

    “好了,战斗已经结束。输的人该接受惩罚了”,燕枫笑着。笑得有些残忍,还有些孤寂。

    “你猜,我会不会杀你们呢”?

    他会吗?很多人在问这个问题,答案是不知道!

    昏暗的房间内,李三滩软的坐在地上,脸色有几分痛苦。用一只手拄着地,手背上露出几分青筋,似乎想要从地上站起,却是始终也无法做到。

    平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再简单不过的动作,此刻对于他来说却难如登天!

    不远处,是身子有几分僵硬的戴方,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他不敢动,脖子上凉丝丝的感觉依然存在。他深信,只要自己动一下的话,自己脖子上的头颅就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燕枫握着夺声剑,轻轻的搭在戴方的脖颈处,没有用力,却依然可以令他什么也不敢做。嘴角处还带有笑容,眼神中带有笑意。但此刻看在戴方的眼中,却是那样的可怕,像魔鬼一样。

    “给你们一次机会,猜一猜我现在会不会杀了你们。如果猜对了,也许我就会当你们一马呢”。燕枫在笑,笑得仿佛很轻松,因为他现在要杀这两个人真的是轻而易举。

    戴方脸色极为苍白,丝毫没有血色。就算是外人也能看的出他已经收缩到极限的瞳孔,显然他在恐惧。燕枫注意到了,笑得更浓!

    “你不会”,颤颤巍巍的嘴唇,终于说出了他自己的答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子,以免不小心脖子碰到夺声剑上。

    燕枫听到他的答案,“哦”了一声,问道:“你确定吗”?

    戴方的脸色依旧难看,而且双手还在不断的颤抖,但燕枫却惊讶的发现,他的眼神居然比原来坚定了许多。

    “我深信”!

    燕枫心中极为惊讶,不明白他的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但是他这样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却令燕枫感到十分不爽。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语气也有些沉闷。

    “要知道,有的时候自作聪明可是会断送自己的生命啊”。

    一丝鲜血从戴方的脖子上留下,戴方身子猛地一颤。燕枫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手中的夺声剑就已经悄然的向前移动了几分。

    脖颈处的冷痛,冰冷,令戴方浑身都惊出了冷汗。只不过他的眼神却仿佛更加坚定了,紧紧的注视着燕枫,似乎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些什么。

    “因为你是东海魔笛”!

    燕枫握住夺声剑的手猛地抖动几分,在戴方的脖颈处留下一个深深的剑痕,血流的更快了。戴方却好像没有感觉到,眼神中居然充满了笑意。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不会杀我,因为东海魔笛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燕枫眉头紧皱,脸上没有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眼中精光不断闪烁,紧紧的停留在戴方的身上。

    一旁李三一直没有说话,滩软的坐在地上。他知道,现在就算自己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只有寄托在戴方身上,祈求他可以说服燕枫。

    戴方也在看着燕枫,看着燕枫思考。眼神中虽然充满笑意,可是在深处却是异常的紧张之色生死之外一瞬之间,燕枫思考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对于二人来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你错了”!像是思考了很久,燕枫终于得出了自己的答案。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笑容,那么自信,阳光:“我现在还不是东海魔笛”。

    燕枫的左手轻轻推动,戴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正在进入自己脖子里的剑刃。他的表情和瞳孔也在随着剑刃的推进,在不断的变化。

    “所以,我可以杀你”,燕枫笑着,夺声剑一点一点的向着戴方的脖颈割去。戴方的瞳孔已经收缩到极限,只可惜,现在谁也无法拯救他。

    到了,快到了。只要稍稍一用力,这个人就会死在自己的面前,死在自己的手下,一旁的李三也是如此。

    只是,自己这么做真的对吗?

    燕枫犹豫着,手中的夺声剑不曾停下,戴方的眼神已经变为一片死寂,不再抱有一丝希望。

    像他们这种人,杀了只会对这个江湖有好处。如果不杀他们的话,定会有很多无辜人被他们伤害。

    燕枫心中思考,眼神不断闪烁,手中的剑依旧没有停留的意思。只是他虽然一直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自己的左手却显得有些吃力。这只手,刚刚明明行动的那样迅速,即使在没有内力支撑的情况也依然完胜这两个江湖前辈。可是此时此刻,燕枫却有一种不停使唤的感觉。

    有些无力,有些滩软。甚至,还有些颤抖!

    “为什么要抗拒我”?燕枫在心里问着问题,不断向前推进的手,却仿佛慢了几分。

    燕枫的脑子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左手,他要杀掉这两个人。但是他的心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答案是不知道!

    燕枫不想将手停下,只是他心中却总是隐隐闪过一点东西,一点念想,断断续续的。燕枫冷静下来,平心静气的将它们连了起来,然后成为一句话。那就是:『如果你下手了,你就再也无法做燕枫,再也无法变回自己』!

    燕枫的眼神流露出令人无法琢磨的色彩,这一次他不是在与敌人抗争,而是在与自己,与自己的内心做斗争!

    无法控制,无法避免。脑中却想的事情,碰到了心中最原本的理念,他又能怎么办?

    『失去了萧若雨,他本就已经不是在燕枫了』!这是他曾经的答案,也是他唯一敢确定的事情!

    燕枫的眼睛似乎有些疲劳,想要闭上休息一下。他却死死的睁开,连眨也不眨一下。灰尘进入眼睛,令他的眼睛有些酸楚。

    “嗡”!的一声刺耳的响声,房间内的三人都是惊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回过神,戴方,李三依旧是原来那个样子,只是对于燕枫手中玉笛忽然响起有了一丝怪异的色彩!

    燕枫有些愣住的看着自己右手的玉笛,左手夺声剑向前推进的趋势终于停止。他不知道玉笛为什么会突然响起,自己明明没有吹动它。

    “难道……”!燕枫握住玉笛的手赫然攥紧,变成了青紫色。瞳孔略微收缩几分,似乎想到了什么。

    “师父,是你吗”?

    燕枫的眼中忽然带有几分伤感,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感到悲伤。

    “师父,你是在告诉我这么做不对吗”?夺声剑依然停留在戴方的脖颈处,可是他现在却仿佛再也没有力气划下去。

    『不要被外界的事情蒙蔽了你的心,一切都要用你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去做。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了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事情,那就让我给你的玉笛指引你』!

    戴方许久没有等到的死亡,还没有来得及惊讶,却突然听到“唰”的一声。夺声剑,已经收回了燕枫腰间。

    脖子处的血液还在流淌,多了几分痛楚,少了几分压力。愣愣的看着燕枫,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的样子。

    燕枫没有去看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呢转过身,脸上一片蓦然,看着窗外。看着窗外天上的月亮,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戴方愣了数秒,终于反应过来。紧接着死寂的眼神被一阵狂热却取代,自己终于活下来了。急忙走到依旧滩软在地的李三身旁,略微皱了皱眉头,弯下腰,解开了他的穴道。

    李三只觉得浑身一轻,终于有力气从地上站起来。二人皆是心有余悸的看了燕枫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同时松了一口气。再也不敢停留在这里,下一刻就离开了这间客房。

    能保住一命已经是万幸,他们又岂敢在对燕枫有什么心思呢?

    燕枫感受着已经消失在房间的二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

    “哈哈哈”,忽然一阵狂笑从门口传进来,传入燕枫的耳中。燕枫听得出,那是戴方的声音。“东海魔笛,你虽然不想做东海魔笛,但你依然无法改变这个事情。你人是,心更是”!

    他像是发现了极为兴奋的事情,一边跑,一边笑。笑得很大声,甚至连客栈之内的人都被惊到了。直到他远去,这个笑声才完全消失在燕枫耳边。

    声音在耳边消失了,却依旧在燕枫的心中回荡。现在的他,脸上没有笑容,又是只是无尽的苦涩,无奈。但是在无奈的最深处,放过他们两个之后,居然还有一丝轻松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做出改变,可是在最后那一刻他却依旧像从前一样。

    “难道我一辈子都只能这个样子吗”?燕枫心中暗问着自己,问得有的强硬,有些愤怒!他不讨厌这个样子,也不讨厌这个性格。只是他害怕,疑问。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保护好身边的人吗?

    他无数次问过自己,答案是不知道。也许更偏向于否定!

    刚刚一瞬间的改变,也因为这样的结果而回归原处。

    答案,显而易见。

    『因为你还是东海魔笛』!

    燕枫看着窗外的月亮,好像要找出自己的心。只可惜,无论他注视多久,月亮也不会给出他满意的答案。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就算是月亮也无法理解。

    “门外的朋友,看了那么久难道还不打算现身吗”?微微吐了一口气,燕枫似乎要将憋闷在心中的不开心的事情全部吐出。只可惜,这根本做不到。

    一阵微风吹过,窗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谁都不知道燕枫现在说出这句话的意思,除了他自己。

    “你从我被抓住的那一刻就一直躲在门外,现在事情已经结束,难道还要留在这里吗”?

    月光照映之下,是一道难以用肉眼观测到的影子闪过。那个速度,就算是白天一般人也无法轻易看到。只是,燕枫并不是普通人,他感觉到了,也看到了。

    “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燕枫的神情变得轻松戏虐几分,前一刻还处在窗户之处的他,下一刻就已经到了门外。刚一到门外,就感觉到迎面一个飞快的身影向着自己跑过来。

    他的速度太快,这一下竟然直接跑到那个人的前面。那道身影也是陡然一惊,没想到燕枫行动如此迅速。人影微微颤动,燕枫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人。

    燕枫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容貌,甚至连他的性别都不知道。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燕枫的眼力一向很好今晚的月亮又特别明亮,按理来说不应该如此。

    只有一个解释才可以,那就是面前这个人的武功绝对不低,而且要远远高于之前的戴方与李三,所以燕枫才看不清他的相貌。

    “叮”,黑暗中忽然发出一道明亮的亮点,虽然很小,却带给了燕枫一丝冷意。就算是他,面对这个亮点居然也不敢大意。

    夺声剑瞬间出现在左手,一下子挡住了那个亮点。亮点消散,掉落在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燕枫有些好奇,如果事暗器的话,为什么没有发出声音呢?

    “嗖”,夺声剑刺空,那道人影身子一闪,燕枫没有得手。而那个人似乎丝毫没有战斗的意思,在燕枫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就施展自己的武功想要离开这里。

    只是,他虽然不想战斗,燕枫的好奇心却已经被激发出来。“既然你看了那么久,又何必急于这一时逃走呢?在下还没有看到阁下的相貌,总是不甘心的”!

    燕枫又变的像刚刚与戴方二人交战时候的样子,他发现自己曾经明明很讨厌这种性格。可是在刚刚短暂的使用之后,他就有些放不下了。

    “嗖”,夺声剑无声的刺出,这柄剑,最有名的既不是它的结构材料,也不是他的主人,而是它每一招都是无声的。前后相互对应的花纹,那本是极为吸引眼球的线路,但其实那是用来与空气划清界线的因素。

    无声的剑,却带有一丝可以观测亮光。反射着月亮的光芒,向着那个人影后背刺去。没有一丝犹豫,也没有一丝松懈的意思。

    燕枫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厉害,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在自己被抓住的一瞬间就已经来到门前。但李三和戴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意思,这就证明,他的武功要远远高于戴方二人。

    燕枫身上的散魂散药力还没有消散,内力还没有恢复。对于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他只有用尽全力。

    感受着背后凌厉的剑气,那个人影似乎也有些被燕枫激怒了。他从刚刚就一直在退让,明显没有战斗的意思。但燕枫却一直紧追不放,学武的人,都有自己的尊严。

    燕枫,无疑已经触犯了他的尊严。

    人影猛地一转动,燕枫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个人转身了。“叮”的一声脆响,那个人本是两手空空,可在下一刻手中却忽然多了什么东西。

    燕枫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只是隐隐感觉到那是与自己夺声剑长度差不多的兵器。两件兵器交碰,燕枫的身子微微一震,悄然退后一步。毕竟他的内力还没有恢复,这一击他是有些吃亏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