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偷偷藏不住_ 13.偷偷-

时间:2021-01-26 13: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竹已小说偷偷藏不住 13.偷偷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最后这两个字利落地落下之后,听筒里出乎意料地没有传来挂断的声音。段嘉许也没再出声,扫视着各处的货架。

    又过了好一会儿,桑延突然道:“兄弟。”

    段嘉许懒得理他。

    那头响起椅子拖拉的声音,随后,桑延吐了口气,认命般地说着:“要不我陪你一块去买?”

    “……”

    “好吧。”桑延的语气有些抑郁,“你陪我一起去,行吗?”

    -

    来超市从来没去过那个区域。

    况且,段嘉许也是第一次来这个超市,他找了半天,终于在洗衣液隔壁的架子上找到了目标物。正想走过去,忽地注意到那边站了好几个女人,还有一个售货员在跟她们推荐着产品。

    他的脚步顿住。

    想到桑稚还在等着,段嘉许的眼皮动了动,也没法再顾虑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他走到最左端的架子前,弯腰看着面前粉嫩的包装。

    想要随便拿一包,又有些无从下手。

    没多久,桑延也找到这个位置,走到他的旁边。

    同时,段嘉许拿起一包蓝色包装的,递到他的眼前:“要不就这?”

    桑延放下内心的包袱,瞥了眼:“日用是什么意思,白天用?”

    “……”

    “现在不是晚上了?”桑延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指着另一个方向,“要不拿那包黑的吧,写着夜用。”

    段嘉许顺着看,淡淡道:“400毫米,就是40厘米长?”

    “……”

    “这不会太大了?”

    桑延盯着上面的四个字,皱着眉说:“干爽网面又是什么意思。”

    段嘉许:“不知道。”

    “还有棉柔表层——”

    一旁的几个女人已经买完走人。售货员转移了目标,走到他们两个的旁边,问:“你们是来给女朋友买的吗?”

    桑延的话被打断,两人的视线同时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回答的人应该是桑延。毕竟两人之中,跟桑稚有最直接关系的人是他。段嘉许收回视线,没有主动说话。

    “不是。”桑延没按常理出牌。他的视线往段嘉许身上扫了一圈,忽然意有所指道,“你别看他这样。”

    顿了下,他面不改色地补充:“其实他是个女人。”

    “……”

    段嘉许的动作一顿。

    售货员的表情明显变得僵硬:“啊?”

    桑延:“你别这样啊。人家就是长得粗犷了点,但真的是个女人。”

    过了几秒,段嘉许抬起头。桃花眼稍稍一敛,看上去深情又暧昧。而后,他露出个略显玩味的笑容,喊了句:“宝贝儿?”

    桑延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解释那么多做什么。”段嘉许轻笑两声,捏了捏他的脸颊,“你不用说我也明白,我在你心目中是最漂亮的。”

    “……”

    -

    在售货员异样的眼神以及略显敷衍的推荐下,桑延勉强维持着脸上的平静,干脆日用和夜用都挑了两包。

    离开那块区域后,桑延冷笑道:“你也是够恶心的。”

    段嘉许挑眉:“是吗。”

    桑延:“我差点吐了。”

    “你不是说我是个女人吗?”段嘉许笑得温柔,像个男妖精,缓缓地说着,“我觉得我是个女人的话,应该还挺漂亮吧?”

    “……”

    两人又到卖内裤的地方。桑延随手挑了一盒,正想去结账。

    段嘉许提醒:“衣服也买一套吧。”

    桑延反应过来:“衣服上也弄到了?”

    段嘉许嗯了声。

    桑延点头,没多问。

    两人转个弯到服装区,桑延随意地扫了圈,看中了一套差不多大小的衣服。没等他拿起来,段嘉许忽然指着其中一条裙子说:“买这条吧。”

    桑延看过去。

    大小差不多合适。

    颜色跟桑稚今天穿的那条几乎一模一样,看上去区别不大。

    桑延没问原因,也不太在意这些细节,直接把那条裙子拿了下来。

    出了超市,两人回到一楼的厕所前。

    桑延叫住一个正要进去的女人,礼貌性地问:“您好,能帮忙把这个带给里面一个叫桑稚的小女孩吗?”

    女人愣了一下,说:“可以啊。”

    桑延:“谢谢。”

    正当女人要进去的时候,一旁的段嘉许出了声,补充道:“对了,再麻烦您一下。她的年纪有点小,可能还太懂这个。”

    “啊?”

    段嘉许摸了摸后颈的皮肤,过了几秒又道:“用法你能教一下她吗?小姑娘脸皮薄,可能不好意思开口。”

    女人了然,笑了笑:“没问题。”

    -

    桑稚在厕所里等了好一会儿。

    这个商场的装修弄得很人性化,厕所里还有个区域,可以坐着等人。但她不敢坐,怕裙子上的痕迹会蹭到椅子上。

    她也不好意思打电话催段嘉许,只能站着干等。

    过了十多分钟。

    有个瘦高的陌生女人走了进来。她往厕所内看了一圈,目光定在桑稚的身上,走了过来:“小妹妹,你是不是叫桑稚?”

    桑稚连忙点头。

    “你哥哥让我进来给你送东西。”女人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想了想,又道,“你知不知道怎么用?”

    桑稚接过袋子,又点点头:“知道,谢谢姐姐。”

    见她眼睛红红的,女人安慰了几句:“没事儿,谁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别哭了,快去换吧。”

    桑稚又说了句谢谢,而后拿着袋子进了个隔间。她看了眼袋子里的东西,看到需要的东西基本都齐全的时候,才终于松了口气。

    认真把自己收拾干净,桑稚笨拙地换上一片新的卫生巾,很快便出了厕所。她不知道以什么表情出去见段嘉许,又到洗手台前磨蹭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破罐子破摔般地走了出去。

    意外的是,外边没看到段嘉许。取而代之的,是下了车之后就没再见到的桑延。一时间,桑稚窘迫和尴尬的情绪稍稍淡了些。

    注意到她的身影,桑延朝她招了招手。

    桑稚沉默着走到他的面前。

    盯着她红通通的眼,桑延稍稍弯腰,问道:“小鬼,你哭什么?”

    听到这话,桑稚的眼泪又开始往上涌,声音带哽:“丢脸。”

    桑延:“谁说你丢脸了?”

    “就是丢脸。”桑稚拿手背擦眼泪,“呜呜…呜你还给我拿透明的袋子装……别人都能看见……”

    “这是收银员给我拿的袋子。”桑延觉得好笑,“你怎么还怪我头上了,你去怪收银员啊。”

    “我不管…呜呜呜……”桑稚呜咽着,任性道,“你得给我找个不透明的袋子……”

    “我上哪给你找去。”桑延被她哭得烦,直起身,朝她伸手,“行了,我帮你拿。这样丢脸的就变成我了,行了吧。”

    闻言,桑稚朝他的方向看。似乎同意了这个提议,她的哭声渐缓,边掉着眼泪边把袋子递给他。

    桑延接过袋子,另一只手扯着她的手腕,嘲笑她:“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呢,屁大点事一个劲儿的哭。”

    桑稚一声不吭地把手上的眼泪都蹭到他的衣服上。

    难得的,桑延也没生气,只是道:“你脏不脏?”

    桑稚抽着鼻子:“我又没把鼻涕也蹭上去。”

    桑延凉凉地扫她一眼:“你敢。”

    这话一落,桑稚立刻拽住他的衣摆,仿佛一定要跟他作对,用力在上边擤着鼻涕。

    桑延:“……”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僵持了一阵。

    桑延先败下阵来,忍着脾气,只能又带着她到三楼的厕所。让她再去洗把脸,顺便收拾了下自己衣服上的惨况。

    再回到那家烧烤吧时,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了。

    桑稚跟在桑延的屁股后头进去。她偷偷地往前方看着,注意到段嘉许跟钱飞并排坐在一张四人桌上。

    段嘉许坐在靠里的位置,身子靠着椅背,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听着钱飞说话,时不时应两句。

    坐姿并不端正,总是懒懒散散的,像个游手好闲的大少爷。

    但又莫名带着吸引力,让人挪不开眼。

    桑稚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变成是桑延来找她。她猜测,应该是段嘉许给桑延打了个电话。但想到不是他替自己去买那些东西,她也确实没那么尴尬了。

    桑延让桑稚坐到里边的位置。

    总算等到他俩回来了,钱飞纳闷道:“你们去哪了啊?我都快吃饱了。”

    桑稚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桑延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椅子旁边,看了桑稚一眼,瞎话信手拈来:“这小鬼跑去玩娃娃机了,半天不肯回来。”

    钱飞也没多想。可能是颜色相近,他甚至没注意到桑稚身上的裙子换了一条,只是好奇道:“那一个娃娃都没抓到啊?”

    “是啊。”桑延缓缓道,“抓不到还哭鼻子呢。”

    “啊?”钱飞看了桑稚一眼,安慰道,“小妹妹,没事儿。一会儿吃完晚饭,哥哥去给你抓一个。”

    桑稚装没听见,恰好跟对面的段嘉许撞上了视线。

    她瞬间挪开眼。

    钱飞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指了指一旁的菜单:“那要不再点一些?”

    “行。”桑延把菜单放到桑稚的面前,“想吃什么自己点。”

    钱飞拿着串掌中宝啃着,问道:“桑延,你喝不喝酒?来一扎呗,我一个人喝没意思。”

    桑延直截了当道:“不喝,我一会儿要开车。”

    钱飞翻了个白眼:“我去,你不喝,段嘉许也不喝。哪有人来烧烤吧不喝酒的?”

    桑延:“你这不就见到了?”

    桑稚又悄悄抬眼看前方。

    这次没再那么恰好地跟他对视。段嘉许低着眼,用开水烫着一个玻璃杯,而后往里头装了大半杯水。在他抬起头的那个瞬间,桑稚立刻收回视线。

    随后,她用余光注意到,那杯水被放到了她的面前。

    桑稚抬头,乖乖道:“谢谢。”

    很快,桑稚点好菜,把菜单递回给桑延。

    桑延扫了眼,正想喊服务员的时候,注意到其中点的两个串,侧头问:“这你要的?”

    桑稚:“对啊。”

    “自己自觉点。”桑延直接拿笔划掉,“别让我提醒你。”

    桑稚不太高兴,又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跟他争,只能小声嘀咕着:“吃一点又没事,我就点了一串。”

    桑延没耐心道:“一点都别想,我可没那闲工夫天天照顾你这小屁孩。”

    钱飞在对面指责:“桑延,你妹想吃点东西你还不让啊?没事儿,小妹妹,你点,哥哥请你吃。”

    “闭嘴吧。”桑延没好气道,“她对牛羊肉过敏。”

    “噢。”钱飞立刻改口,“那小妹妹,你吃点别的吧。生病可不好受。”

    本来就只是轻微过敏,吃一点又没事。

    但桑稚没有决定权,只能屈服。她端起面前的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听着另外三个大男人说着她毫不感兴趣的话题。

    等了好一会儿。

    桑稚忍不住了,戳了戳桑延的手臂:“哥哥。”

    桑延侧头:“干嘛。”

    “我好饿。”

    这家烧烤吧上菜的速度可太慢了。

    桑延往桌面上看了一圈,把一盘没怎么动过的牛河放到她的面前:“先吃这个,垫垫肚子。”

    桑稚哦了声,拿起筷子。

    她正想装一小碗到自己的碗里时,突然注意到这盘牛河里还剩下不少的牛肉。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桑稚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桑延,而后又往段嘉许和钱飞的方向看了眼。

    三个男人都没往她的方向看。

    仿佛在做贼,桑稚把其中一块牛肉藏进河粉里。

    想一起夹起来。

    那就没人能发现她的碗里多了块牛肉,也没有谁会知道她今晚偷偷吃了块牛肉。

    ——天衣无缝的操作。

    她刚把那团河粉夹起来。

    在这个时候,段嘉许突然叫住她。

    “小孩。”

    桑稚的筷子一松,抬头:“啊?”

    段嘉许单手托着右脸,眉眼稍扬,唇角也勾勒着浅浅的弧度,拉长尾音道:“先让哥哥装一碗?”

    她的动作停住,默默收回筷子:“哦。”

    而后把盘子推到他的面前。

    另外两个人正聊着天,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动静。

    段嘉许拆了双新的筷子,慢条斯理地翻着那盘牛河。接下来的时间里,桑稚一直盯着他的举动。

    然后,看着他一条河粉都没夹,却一块又一块地把里边的牛肉都放进了自己的碗里,连一条牛肉丝都没放过。

    直至挑得一干二净,才把盘子推回她的面前:“好了。”

    “……”

    “吃吧。”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