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_ 8白七的精明-

时间:2021-02-22 16: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叁拾伍小说民国之远东巨商 8白七的精明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不过衙役转告的这句话让陈大有心中也有了个咯噔,他就说:“请。”

    石金涛进来立刻和他把自己的感觉一顿哔哔。

    平心而论陈大有事后对洋人明显偏帮韩家的行为也有些怀疑。

    如今听他这么一说,陈大有却又迟疑起来。

    因为这件事有个说不通的地方。

    韩家唱这场戏的目的何在呢,就为了保韩怀忠一个平安吗?但韩怀忠接下来必须要在扬州吧,那么假如此事是假的,一旦被戳穿的话韩怀忠不是在等死吗。

    石金涛对此却有自己的见解。

    他把自己的琢磨和陈大有交代说:“洋人收购米行应该是真的。韩二这是说动了那些洋人出钱半价买了他家的米店,回笼了资金。这样韩怀忠就能痛快的离开扬州了。明府在上,韩家这是玩的金蝉脱壳之计,韩怀忠也正因为晓得自己要走,才敢和您还要师爷这么的放肆啊。”

    周克文听后在边上眼睛一亮,叫道:“此话有理!”

    “哦?”陈大有忙请教狗头军师。

    周克文就和他分析:“韩怀忠到时候一跑,我们难道拆了他家祖宅出气不成?他的米店又是洋人的了,到时候洋人安排个总代理来,我们又能奈何。”

    被这两货一说,陈大有恍然道:“如此说来,韩家实在可恶,可他们现在和洋人沆瀣一气,我们就是去找他们,他们也不会说漏啊。”

    “是啊。”周克文也皱起了眉头:“我们总不能时刻盯着韩家吧。”

    “我看这样,明府还有师爷。”石金涛拿出个主意来:“我们且先吓唬韩怀忠一下,他之所以敢这么放肆是因为他以为我们没有看穿。但我们说破的话,他一定会慌。慌就会出错。”

    “要是韩家没有玩鬼呢?”陈大有问,做官的都精通兵法,先虑败不虑胜。

    石金涛拱手道:“大人,要是此事有鬼,最后您可就成个笑话了,所以不能不防。要是此事无鬼,大人只是试探了下,又没有动真格的,这对大人也没损失啊。”

    陈大有终于被他说动了,就问:“那你说如何试呢。”

    这会儿石金涛过去花的钱,以及韩怀忠“欺负人”的后果总算来了。

    周克文便当场帮衬了石金涛一句:“我看大人何不亲自去他府上,在无人时直接一问。以大人断案如神的本事,自然能看出真假。且在暗室之内大人也能收放自如。”

    “对对对。师爷说的是。”石金涛猛赞道。

    今天遭受了太多打击的周克文这时总算找回了自信,他笑着和还有些不解的东翁解释道:“这么做嘛,也能顾全大人的颜面。他私下认罪后我们该处置的处置,但不必声张。到时候让他将此事移交给石东家。有韩怀忠做把柄,洋人恐怕也只能答应!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群货在商议翻盘,并逐渐发现部分真相时,韩家大院内正热闹非凡。

    因为韩怀忠摆开了席面,正在宴请几位洋人以及街坊领居们。

    至于亲朋他一个没请,因为那些所谓的亲戚根本就不值得继续来往。

    石金涛家他倒是发了个帖子过去恶心了对方一把,但也没给石家留什么位置。

    前厅和门外热闹非凡,暂时不能见人的韩怀义和高玉明却在二进的餐厅里品着小酒。

    同席的还有白七和陈伯。

    因为昨天陈伯做的确实过分,所以韩怀义将白七秘密请来亲自赔罪。

    有些事确实是个刺,得拔了才行,但事情要看谁来做,和怎么做。

    韩怀义和白七先讲自己过去的浪荡惹来家人对自己朋友的不满,骂完自己再为陈伯解释这是种恨屋及乌。

    他把板子落在自己头上后,韩怀义再诚挚的举杯感激白七的仗义。

    这么一弄,白七心里那点埋怨才叫烟消云散。

    加上陈伯白着头发在边上陪小心,白七最后都不好意思了,表示您是长辈,别说骂我,打我几下我也得受着啊。

    为他解开这个心结后,大家便开开心心的聊起今天的事情来。

    但哪怕白七为自己仗义了一回,韩怀义也没说漏情况,只说大哥好人有好报。

    他这么滴水不漏,陪席的高玉明对二少爷简直佩服极了。

    因为这才是个合格的生意人,永远分得清亲疏远近,和什么能说什么永远不能说。

    但他们才热闹没多久,前面就传来动静,说知府大人单独来了。

    高玉明就有点慌的问:“二少爷,会不会有事?”

    白七闻言眼神一闪但没有说话。

    “能有什么事?他不来我本来也准备过几天找他的。”韩怀义呵呵着。

    高玉明顿时想起少爷还有张牌面,他就乐了:“那你准备今儿就?”

    “大哥虽然在场面上赢了,其实输了里子,总不稳妥。所以我得为大哥把这里子也补起来,如此一来我韩家在扬州十年内才能屹立不倒!”

    高玉明立刻欢喜的什么似的,道:“何止十年,何止十年。”

    “就最多十年,十年后我们韩家要是还在扬州打滚,我韩怀义叫没出息!”韩怀义说完拍拍高玉明和陈伯的肩膀:“你们两个叔伯也一样,我们弟兄到哪儿也少不得你们的帮衬。”

    说完他就带着白七先窜去了三进的厢房。

    让韩怀义意外的是,进来后,四脚朝天的躺去他床上的白七忽然低声对他说了声:“怀义啊,做事可得悠着点。”

    “啥意思?”

    “没啥意思,总之呢你得小心些。要是有什么麻烦,就冲你今天这顿酒,只管来找哥哥,哥哥关了醉花楼也保你们家的平安离开。”白七幽幽的道。

    韩怀义倒真意外了,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你当老子这江湖饭是白吃的?那些洋人是你的关系吧。算了,你不说呀我不问,闹腾大了就叫你哥赶紧往我这里悄悄的跑,行吧。”白七说完摸出个鼻烟壶来,猛的一吸,立马浑身一个哆嗦。

    看这大鸡头猥琐的样子,韩怀义不由骂道:“就你特么的聪明,成吧,冲你这句话回头去上海我给你个路子。”

    “我特么最喜欢你吹牛逼的样子了。”白七没当回事的又嗨了口。

    这次他吸的多了点,搞得眼睛都开始直楞了,半响后才打着摆子流口水的说:“我曹,上头。”

    ps不知道大家玩过鼻烟壶没有,哈哈,很呛人,有次我在里面放了点芥末给人家吸。。。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