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明元辅_ 第197章 狂澜既倒(下)-

时间:2021-02-23 14: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云无风小说大明元辅 第197章 狂澜既倒(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天下传言,铁岭李氏自李成梁之后,乃有“九虎将”之说。九虎将者,成梁五子、四从子也。

    这个说法如果让高务实评价,肯定会嗤之以鼻,因为之前曾差点被他“办”了的李如桂也赫然位列九虎将之一。如此人物若也堪称“虎将”,那虎将未免太丢份了些。

    高务实还是比较认可后世的主流说法,也即史载中所云:“成梁诸子,如松最果敢,有父风,其次称如梅。”

    李家军传至第二代,只有李如松毫无疑问可以称得上虎将,如果非要再加,那也只能找出一个李如梅来了。至于其他人……呵呵。

    李如梅的一大特点是善射,外人也常以小李广称之。不过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李如梅的刀法也堪称辽东一绝,李如松曾私下称赞“不在愚兄下”。

    这话或许有自谦的意思在里头,但考虑到李如松为人处事的风格一贯直来直去,倒更有可能是句实话。

    额亦都的这一箭证明了李如梅的确刀法了得。要知道,以刀拨开飞射而来的箭矢可不像武侠里那么轻易,从力学的角度而言,它不仅需要时机把握得足够准确,还需要一个巧劲,否则就会斩断箭身,而箭矢及前半截箭身依旧会保持飞行轨迹,射中目标。

    见李如梅一刀拨开飞射而来的女真重箭,额亦都也不禁微微变了脸色,再想起对方刚才一箭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知道此人实属劲敌,于是不再与李如梅纠缠武艺。

    额亦都一声令下,红巴牙喇部一分为二,一部分上前拦住李如梅、李宁所将之兵,一部分则以优势兵力猛攻李平胡。

    李平胡本人虽勇悍,但此时麾下只有不到百人,哪里是近三倍兵力的巴牙喇亲兵对手?他虽然连杀七人,但麾下士卒顷刻间损失近半,已不能支。

    李成梁见势不妙,不得已召回李如梅,打算兵行险着,干脆扬起自己辽东总兵官的大旗使走散的家丁士兵聚集。万没料到此时身后的贝勒府忽然扬起了另一支白巴牙喇的旗帜,却是安费扬古已经攻克贝勒府,从后方杀了过来。

    李如梅、李宁腹背受敌,哪里还抵挡得住,只能护着李成梁南奔。

    但这个举动无疑害了李平胡,额亦都将追击李成梁的大功让给安费扬古,自己合红巴牙喇亲兵之力围攻李平胡。李平胡身被七箭,勉强走脱,绕行赶上李成梁时,还没来得及参见便昏了过去。

    李成梁又悲又急,也不敢停下脚步,只能命人架着李平胡一起逃走。此时刚赶到南城门不远,却听得城门口喊杀声四起,定睛一看,城门已开,建州兵汹涌而入,城门口的明军已然溃散。

    李成梁倒抽一口凉气,一时间万念俱灰,抽出腰间短刀打算自刎。李如梅眼尖,连忙夺了他的刀,道:“爹爹万不可如此,倘爹爹身殁,此间我军无一能活也。”

    李成梁悲声道:“我不死,尔等便能活耶?”李如梅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宛如城墙倒塌之声,李成梁父子亲信等都是一愣。李如柏赶紧上前查看,很快带了一将前来,却是秦得倚。

    秦得倚见到李成梁却是大喜,慌忙上前说明情况。原来他今夜值守东南门之间的城墙,下半夜忽然发现努尔哈赤城外之兵有所异动。

    他当时倒也没料到对方敢反,只是以为努尔哈赤人在城中,压制不住城外部下的反对声浪,怀疑这些人是要攻城。由于敌情不明,也不是很能断定,因此只先调集了炮营部分大炮和一批火药过来以防万一。

    后来的情况不必说了,他见努尔哈赤已反,又见东南城门都有建州兵猛攻,己方正节节败退,估计大有可能不保。东南两处城门既然保不住,敌军入城便已注定,此时死守已经不可能,唯有赶紧找到足够的马匹撤出去才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为此,他一边命人收集逃散的战马,一边安排火药炸城。李成梁他们方才听到的就是城墙被他炸塌的声音。

    秦得倚炸塌了城墙,但一时又不敢走,因为李成梁没到,他走脱了估计也免不了一死。但恰好李成梁偏偏来了,所以秦得倚才大喜过望。

    李成梁自己却犹豫起来,城中这八千精锐有四千是他本人或者说李家直系的家丁,其余则是如李平胡、李宁、秦得倚、孙守廉等“李家军嫡系将领”所部,在外人眼中都是四万“李家军”中的一员。

    这样一支嫡系精锐力量,难道现在就如此轻易放弃了?

    然而李成梁也犹豫不了多久,因为安费扬古与额亦都已经紧随其后的杀奔过来,而且这一次还不止带来了红白两牛录巴牙喇,刚刚入城的约两千建州兵也在他们指挥下向李成梁等人包夹而来。

    李成梁慨叹一声,下令照秦得倚的意思从塌墙处撤离——说是撤离,其实就是逃跑。幸好秦得倚这时候已经收罗了五百多匹战马,红白两支巴牙喇战斗力虽强,到底跑不过奔马,李成梁父子及亲信险险走脱。

    出得城外,李成梁回头一看,老泪纵横。八千铁骑,逃出来的只有四百多人,自己素来倚为中军护卫的李平胡身受重伤,虽然看来没有致命伤,但没有一年半载时间肯定难以完全康复了。

    李成梁大败的消息不知为何传得极快,曹簠那边次日就探知清楚,而他正和戚金商议该如何进行下一步打算,兵部的加急军令忽然到了:命曹簠接替李成梁,代管此次征讨建州之一应军务。

    曹簠也不知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又是个持重之人,在李成梁败得莫名其妙却又没有准确内情得知的情况下,只能要求麻承勋与他千万保持联络,两部决定在马尔墩寨先行会师。这实际上改变了李成梁所谓四路大军合围赫图阿拉的作战意图,不过……李成梁自己都败了,现在军务由曹簠接手,改了也就改了。

    曹簠这边还在为了弄明白事情原由以及接下去的打法纠结,京师之中的动向居然反比辽东更快——高务实并未出手,但却有人抢先弹劾了李成梁。

    先是都察院山东道御史韩先友弹劾李成梁杀良冒功旧事,劾章曰:

    “臣驻辽阳久,问询李成梁往事,则曩所闻巷论,如谓首功多伪增云云皆不诬。乃更有甚者:彼辽人也,庐舍间消长,锱铢无不知,凡富室有子,辄以选士征之,入贿乃已,其贿以产为差,率半没焉。壮丁健马,咸籍幕府,即裨将无放留。

    大约括万户之脂膏入一家,萃百城之精锐归一姓,以故亦能战;而发军时,其家众或人挟一首以出,辽人谓之怀挟。比归,虏首累累,不知得自何所,堪痛哭矣!

    前壬申(隆庆六年,1572)阅视时,李成梁方有内主,焰甚炽,使者食次,偶呫嚅自语曰:兹盛秋,安得一捷壮我色!明日,忽传警,俄捷书至,获虏首数十级,使者警且喜,如数报上。

    其兵宪陕人也,乡达者以私问之,答曰:此边将常事,何问?盖实无一虏也。首功既多,姻故及奴皆拜爵,厚禄尽入私家,家益实,伍益虚。我报捷不休,虏入寇不止,所失堡数十,皆犁为田,按故记询之,莫可踪迹日久矣。诸偏裨岁贿,皆有额金,土物错辽产,盖鳞算栉收焉。非无战功,实不能于罪当也……”

    按此弹章所言,李成梁杀良冒功不是一日两日,也不是一年两年,竟然是在隆庆年间就已经开始有过了,只是这几年开始越来越多。

    随着这道弹章出现,更多的弹章也开始蜂拥而入,一开始大家还都在说杀良冒功这条罪名,渐渐的开始谈到贪蠹。虽然高务实没有刻意号召,但实学派的官员已经忍不住亲自下场。

    去年巡视过辽东的吏科左给事中侯先春也上疏弹劾李成梁,劾章曰:

    “成梁……日事营家之计。在市场,则岁选良马千匹,扣索官价四五万两。大司马输马价以入边,成梁只填溪壑之欲。

    在盐课,则岁占盐目万引。又受献纳三四万。大司农开辽南盐引以充饷,成梁徒供垄断之私。宽奠、清河等处,岁科军饷三万两,买纳年例参五千斤余矣。

    又派屯民每家十斤,或五、七斤,计价银二三万两。科派者,心腹夏守茂、缪惟等。收受者,家人李定也。家之肥,民之瘠矣。

    开原伍奠等处,岁献貂皮一千五百张。各将领家献沙金二十余两矣。又派住户金三千两。商贩貂皮三千张,计值不下二万余两。散派者,心腹张文学、小谢二等。收受者,亦家人李定也。财之聚,怨之府矣。

    遇地方失事,则会各路将领,每出银五百,名曰:谢部礼。计一次,则收万金,尽入私囊。而谢部等费,或几千金,或万金,则出自本营将官。如李宁失则,出银四蒲包可推也。

    遇朝廷赏赉,则以衣物皮张等项,分给各军一半,曰:答对。计每次所领万金,半充私囊。而升一官,封缺千两,或五百两,各有定额。如近日戴良栋之升参将,则得银一千两可质也……”

    一条条,一桩桩,读来宛如亲见。

    其实李成梁杀良冒功之事,高务实前世就知道了,只是他没有刻意细查。其实就他所知,至少早在万历六年之时,李成梁便纵容部下杀降冒功。

    在《义县志》中曾记载李成梁的部下买汉人的首级来充当军功的事件。但前世历史与现在不同,前世在万历十年之前,李成梁由于受到张居正的庇护,其罪证大部分没有被揭发出来,不过随着张居正、申时行等人的失势,朝中言官开始逐渐弹劾李成梁的种种罪行。

    不断有人检举李成梁的过错,大多都指责其弄虚作假,掩败冒功,甚至是杀害良民冒充敌人,犯下欺君之罪。

    如万历十六年三月,李成梁讨伐海西叶赫部落时因杀敌有功受到嘉奖。但是据《万历邸抄》记载:“十六年春,剿那林孛罗(纳林布禄),围攻不克。军丁死者以半。又天寒冻死推车军士数千。因无虏功,遂割死军五百五十余颗报验。御史许守恩欲劾之。而巡抚以势挟而求止,竟以报功。今守恩在蜀,可召而问也。”

    可见其功并非都是真实。另外《神宗实录》中也记“成梁自知袭杀属夷已盈众口,遂密教郭梦征诱夷人,以石门花谷之富,指引道路,啖令抢掳,以证属夷之罪。又忌副将孙朝梁恐其成功,令李平胡贿买夷人,专抢辽阳一日二三次。又密令备御张栋等策应支吾,俾朝梁不得与贼合阵。于是,(兵科张)应登题参石门之事,以实成梁掩杀之功。一唱一和,捷如响应。”诸如弹劾李成梁贪功冒杀之事尚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然而,即便如此,宫里却始终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皇上留中不发,认为证据不足或其他原因不愿追究;一是皇上震怒,但认为实际情况可能比现有证据更坏,暗示臣下继续揭发。

    于是次日巡按直隶御史任养心上疏了,弹劾辽东总兵李成梁父子兄弟列据宣辽蓟保,恐有尾大之患。

    任养心弹章云:“石亨仇銮未叛时,并先握兵柄,幸皆早发,其奸扑灭故易。今成梁驻辽左,如松驻宣府,如樟驻密云,成材驻黄花,而李平胡、李兴、李宁、王维藩等皆姻旧厮养为列镇,参游不可胜数。环神京左右蟠据,横骄莫可摇动,而如柏贪淫跋扈犹甚,若驱逐后时,恐生他变……”

    这一次,指责李成梁的罪过已经不止于实际存在的罪名,而是开始上升到武臣拥兵过多,朝廷上下、文武百官看到这道弹章,真是个个屏息凝神,等待皇上宸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